比如2019年1月10日

时间:2019-03-05 20:0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为此,卢卡申科近年来“不打算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倾向越来越明显,不仅公开对俄放话,还频频对美国作出友好试探。比如2019年1月10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披露,白俄罗斯正式宣布取消了自2008年开始、美国驻该国使馆外交官“最高不得超过5人”的限制,这被视为白俄罗斯向美国示好的表现。去年12月24日,卢卡申科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主持会议时,曾声称“我们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不再是兄弟之邦,充其量也就是合作伙伴”。管仲曾经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在能源问题上,俄罗斯一直对白俄罗斯实行优惠供气价,但近年来前者饱受国际制裁困扰,不愿再在天然气这个“创汇拳头产品”上“吃亏”,因此一再试图对包括白俄罗斯在内的“享受优惠价格伙伴”提价,引发白俄罗斯方面的不满。比如在2010年底,维基解密网就曾爆料称,卢卡申科在会见爱沙尼亚外长时公然声称,是俄罗斯挑起了俄格冲突,并且还强迫白俄罗斯承认上述两个地区独立,以从俄罗斯换取廉价的天然气。此外白俄罗斯还试图借“正名”运动,与俄罗斯相区别。冷战结束后,大多数原苏联势力范围内的卫星国和原苏联加盟国都选择了向美欧一边倒的政策。白俄罗斯和俄罗斯间最大的经济“脐带”,一是能源,二是边境开放协议。虽然自1996年两国成立共同体以来,联盟就成了俄白双边关系发展的主旋律,而且俄白联盟框架下的俄白经济、军事一体化建设也取得了不小的成果,但仍有很多不利因素导致俄白联盟发展很不稳定。对俄罗斯来说,加快推进与白俄罗斯的国家融合进程,其实更像是一种被动回应。如今再度更改口风,是否意味卢卡申科要在白、俄关系上更进一步?本期《出鞘》就来谈俄白合并这事到底靠不靠谱。与一般国家不同的是,白俄罗斯是在苏联解体时才“被独立”的国家,而不是通过进行民族独立战争的方式获得独立的。因此虽然白俄罗斯的“中立政策”不可能实现,但也不会轻易联合俄罗斯重建“苏联”。这其中既有俄白经济发展水平不齐和历史文化存在差异等客观因素,也有来自西方及其扶持的俄白反对派力量频频操作的因素。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所谓“白俄罗斯化”的过程中,虽然俄语和俄罗斯文化与独立前相比确实有所弱化,但弱化的节奏还是要比其他新独立国家缓慢得多。所以,为了自身的国家安全和实现国家的复兴,俄罗斯不可能放弃俄白联盟。

  而对俄罗斯而言,白俄罗斯的战略地位更为重要,它不仅直接牵动着俄罗斯在东欧的战略布局,更关系着俄罗斯国家命运的兴衰荣辱。历史上白俄罗斯可谓强邻环伺,俄罗斯、普鲁士、波兰、立陶宛在白俄罗斯的土地上曾进行无数争霸战争,导致白俄罗斯的经济遭受过无数次的毁灭,因此白俄罗斯人民对国家独立向来有着迫切的渴望。但白俄罗斯却一反其他“昔日小弟”在苏联解体后“墙倒众人推”的大趋势,不仅逆向深化与俄罗斯的关系,建立共同市场,甚至还发展军事同盟关系,在现今的东欧是相当罕见。北约对俄“三位一体”式的战略推进,在冷战后大致能分为三个阶段。但是总体而言,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在短期内的“准同盟”紧密关系不会因现实利益和外部因素影响而发生结构性变化,更不会更进一步走向国家融合。在2014年乌东危机爆发后,祖辈来自乌克兰的卢卡申科又刻意与俄罗斯拉开距离,并且多次表示要俄罗斯尊重乌克兰领土完整,甚至一度要向乌提供国际援助。大城市有很多隐蔽的角落,在北京就有很多半地下室(现在基本上也没了),也有很多针对年轻人的合租床位,位置居然还都不错,是值得优先考虑的。

  因为在俄罗斯与欧美的地缘斗争中,白俄罗斯是欧美要攻克的最后一块堡垒,也是俄罗斯要誓死守卫的最后一块前沿阵地。因为对民族国家和后民族国家的不同认同,以及地缘博弈因素重新登上大国竞争台面,是影响当下俄欧关系以及俄白关系的重要背景特征。俄罗斯与欧美在白俄罗斯的争夺不可能停止,任何一方都要谋求在白俄罗斯的优势地位,任何一方也绝不会轻易认输,让出棋局。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俄罗斯为保阵地不失,早在1996年4月2日就先下手为强,同白俄罗斯签署了《成立主权国家共同体条约》,宣布成立俄白共同体。因此为了完成对俄罗斯的战略合围,遏制俄罗斯重新崛起的势头,欧美必须要争取白俄罗斯对俄白联盟立场的转变。因此,构建民族国家身份认同对于白俄罗斯来说,就非常重要。其中既有历史的因素,更有现实的利益。白俄罗斯挖掘“白俄罗斯文化”的努力,主要就是为了彰显国家主权和独立地位,提升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随着北约东扩以及乌克兰接近西方,北约试图在俄罗斯西部边界建立了一道北起波罗的海、南到黑海的战略“铁幕”,而白俄罗斯就正好位处这条“对峙线”的重心。而对白俄罗斯而言,在苏联解体之后的当务之急,除了尽快发展国内经济,还有加强包括主权、领土等在内的作为民族国家基础的建构,以及引导白俄罗斯以民族国家的身份重新立足“世界之林”!

  一是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的东扩进程;但由于西方坚持孤立卢卡申科政权的外交政策,失去俄罗斯则意味着白俄罗斯在国际社会将处于隔绝状态,所以同西方国家的这些接触始终处于“蜻蜓点水”的程度,始终没有彻底动摇白俄罗斯的亲俄立场。白俄罗斯地处欧洲平原东部,东接俄罗斯,南连乌克兰,西邻波兰,西北部则与立陶宛和拉脱维亚相连,地理位置相当得天独厚。其中尤其以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为最典型,加入北约后不仅毫不犹豫地批准了美国的驻军计划,以对抗俄罗斯这个“邪恶轴心”,还试图建立反导基地,彻底扼杀俄罗斯的核反击力量。因为通过欧洲一体化的构建,这些欧洲小国才能抱团对付来自外部的巨大挑战,尤其是坚持住“看住德国、留住美国、挡住俄国”这一有利于欧洲稳定与发展的博弈格局。所谓的俄白合并,不过只是对国际关系缺乏基本认知的天方夜谭罢了。从地缘角度看,它还位于俄罗斯与欧盟、北约这三个对欧洲有着重要影响的集团结合部,属扼守欧亚大陆交通的战略要冲。天下壤壤,皆为利往。三是美国主导的、在北约新成员国罗马尼亚等地直接部署反导系统,以及废除《中导条约》等,这打破了双方在战略武器领域本来已经摇摇欲坠的平衡。但俄罗斯旋即宣布在俄、白边境建立“安全区”,事实上等于让俄、白边境协定中“双方边境完全对等开放”的条款成为一纸空文,这也让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抱怨不已。俄罗斯对待曾经“小弟”的粗暴方式,近年来更是反复加强了这种离心倾向。据俄罗斯卫星网2月15日报道,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连续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三日后表示,他已“准备好明天就和俄罗斯合并”。至于边境协议,虽然在2017年白俄罗斯为吸引外国游客,曾宣布对80个国家短期游客免签。早在2008年北约峰会上,虽然在美国压力下北约就确认了吸纳乌克兰等国的目标,但因德法的阻拦,并没有在当时实现。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近日到访俄罗斯度假胜地索契,不仅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就打冰球技术进行切磋,还就白、俄关系再度发表高见。但对白俄罗斯来说,它本身的难处还是不小的。

  白俄罗斯一旦像乌克兰那样对俄“反水”,俄罗斯对其进行“惩罚”的后果可能要更严重得多。白俄罗斯文化方面的努力其实不只有“正名”运动,还包括推广白俄罗斯语、重叙历史、挖掘民族精神、复兴民族文化、提升本民族和国家的辨识度等。我们需要强调的是,鉴于白俄罗斯体量过小,分析白俄罗斯加强同俄罗斯的关系,仍必须要将其放到整个欧洲重新“民族化”和俄欧对抗加剧的这个大背景中去分析。值得注意的是,该条约同时也强调了俄白均是主权国家,将保留各自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虽然在俄白联盟建设初期,鉴于国家资源禀赋和经济军事实力,是白有求于俄比俄有求于白更多,但在白俄罗斯看来,国家主权来之不易,他们同样也对俄罗斯曾有的扩张主义余悸犹存,这也导致白俄罗斯在大体亲俄之余,也时时存在反抗俄白联盟的倾向。总的来看,对欧美而言,白俄罗斯是其在欧洲压制俄战略空间,将势力推进到俄边界的最后一块阻碍,也是从西面封锁俄罗斯的唯一缺口,更是欧美民主战争在欧洲要解决最后的一个专制独裁堡垒。二来,翻成“白罗斯”可避免中国人把该国与俄罗斯混为一谈。其理由主要是:一来,从语言和语义角度应翻成“白罗斯”;去年3月16日,白俄罗斯驻华使馆官网刊文提出“正名”诉求,要求将该国国名翻译成“白罗斯”,去掉“俄”字。应该说,俄白两国从别洛韦日闹“分家”到今天,特别是自1999年签署联盟国家条约以来,虽然两国关系时有起伏,但走向联盟国家的进程一直在曲折发展中。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自苏联解体后,尽管俄罗斯曾在外交上曾全面倒向西方,但西方却一直谋求进一步削弱它 。”白俄罗斯一反众态贴近俄罗斯,其实说到底还是为了一个“利”字。二是乌克兰危机后,首次建立专门针对俄的新军事指挥系统,并在敏感地带以前所未有的规模部署武装力量;文化既是构建民族国家身份认同的要素,也是一个国家拥有主权和独立地位的标识。身为众多欧洲小国中的一员,超越民族国家藩篱、组建超国家的一体化区域组织,不仅是中西欧地区的诉求,同样也是冷战终结之后的白俄罗斯的期盼。2017年年底,美国决定对乌克兰提供致命性武器的军事援助,许多欧洲国家在与俄罗斯对抗这一议题上,与美国立场分裂的迹象更是明显。欧洲在参与东西方军事抗衡时的心猿意马,则给了白俄罗斯抗拒俄白融合的外部空间。

(责任编辑:欧美高清videos sexohd_欧美老熟妇m.qqtx.me)